编者按:今年的春节您是怎么过的,心情与往年有何不同?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求职难、失业痛、炒股亏、裁员忧等,是否给红火的大年带来隐约的伤心。本报记者借着过年机会采访了民工、白领、学生、股民等人群,他们对2009年的期盼,浓缩在文字中,让我们一起祈求牛年吉祥,国泰民安!

 

2009年春节,人们依旧在喜庆的鞭炮声中度过。但对于刚从沿海返乡的农民工来说,他们又将在新年面临一次新选择。正月初一到初三,记者深入到浏阳市部分返乡农民家庭倾听他们的心声。

 

初十我又要南下

 

[采访地点]浏阳市沙市镇中民村

 

[采访对象]许名球,女,33岁

 

[采访实录]“2008年外出打工是我历年来打工挣钱最少的一年。我庆幸在金融危机前保住了‘饭碗’。正月初十,我还将南下深圳打工。”从20岁就开始在外打工的许名球告诉记者,去年她确实看到了不少企业在危机的冲击下倒闭。

 

“在外打工,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多挣点钱回家。去年每月能拿到1500元左右,公司包吃住,一个月存1000多元也满足了。公司今年还将扩大生产规模,老板还承诺今年组织员工外出旅游。”许名球说,对今年她和单位还是有信心的。

 

“在危机面前,年轻有干劲,文化程度相对高一点,这是我们新一代农民工的本钱。”目前,许名球正在四处托人买火车票。因为,谋生的岗位对包括她在内的返乡农民工太重要了。毕竟还有很多返乡农民工可能找不到工作,比往年更多了一份艰难。

 

在家门口赚点钱算了

 

[采访地点]浏阳市洞阳镇南园社区

 

[采访对象]苏运疆,男,28岁

 

[采访实录]在东莞当厨师的苏运疆,一个月能赚到2000多元。但是这次回家后,他就不想再回东莞打工了。“我算了一笔账。2000多元在那边每个月能剩1000元就不错了。如果回来的话,本地工价都近80元一天,只要自己勤奋,哪儿都能拿到,只要你肯去做。我比较了一下与我同龄在家的朋友,他们也并不比我赚得少。如果出去也只能有同样的收入,还不如在家呆着。毕竟父母年纪大了,孩子还小,家里确实也需要人照顾。”

 

“那在当地首选干什么?”记者问。小苏说:“当然还是干厨师老本行,或附近工厂里做点事。最坏的打算就是回家种烤烟。虽然辛苦点,但一年种个10多亩,也可赚一两万元。在外打工吃过很多苦,也经历过很多困难,我相信金融危机难不倒我们。”

 

欢迎农民工回乡就业

 

[采访地点]浏阳市洞阳镇政府办公楼

 

[采访对象]邹述庆,洞阳镇镇长

 

[采访实录]:“农民工返乡并不见得就是一件坏事。毕竟他们都在沿海发达地区历练过,观念更新,视野更开阔。关键是政府部门如何化劳动力资源为人力资源,最终转化为发展中的优势资源。在新的一年内,我们将继续加大返乡农民工的技能培训力度,壮大产业就地创造更多就业岗位,同时还将积极与上级劳动部门联手建立畅通的城乡统一劳动力信息市场,有力引导,确保有序流动,共渡难关。”

 

[记者手记]三天的采访,记者能够深切体会到返乡农民工在欢乐的春节里多了一份无奈和苦闷。虽然他们多数在20岁到35岁之间,但从风雨里走来,他们多了一份老成。相信在政府的积极引导下,返乡的农民工无论是远走他乡还是本地就业,都将迎来春天。